凉-薄荷

[银高]关于剧场版高杉去哪儿了的一种解释之后续

银高双月活动:

世人求爱,刀口舐蜜,初尝滋味,已近割舌。 
 
“扯淡。”高杉晋助把手里的书随便一扔,坐在天台上发起呆来。他最近常常发呆,主要还是没事可干——或者他什么都不想干。 
 
三年前,他扔下仍在外太空跟别人争地盘儿争得风雨飘摇但好歹也算安顿下来了的鬼兵队,独自一人回到了地球。 
 
他想找一个人,但怎么都找不到。 
 
他找到了那个人的墓。他把墓挖开,但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们也找不到小银了,哪里都找不到……”那个一直跟着坂田银时的夜兔女孩儿哽咽着说,“小银……小银绝对不会死的!” 
 
高杉晋助暗自回想,看来我走之前找到那家伙的时候,他已经“失踪”有一段时间了。 
 
“是么,”高杉晋助淡淡地说,“我恰好也是这么想的。”说完他转身便离开了。 
 
“高杉先生,如果有了阿银的消息,请务必告知我们!”戴人类小鬼的眼镜远远地在身后说。 
 
高杉晋助恶劣地想,我要是找到他了,就把他绑起来关在屋子里,才不告诉你们。 
 
他最终回到了松下村塾,这个最初的一切开始的地方。 
 
也许也将是最后的终结。高杉晋助盯着屋檐下挂的那个小小的御守,突然就冒出了这个念头。 
 
屋檐下挂着的那个御守大概是因为风吹日晒,看起来已经非常陈旧了。话说回来,谁会把御守挂在屋檐下啊,又不是晴天娃娃。高杉晋助不满地想,送给他的时候明明说了要贴身带着,干嘛放在这里? 
 
大概,是发现了里面的追踪器? 
 
总之现在这人是到处都找不到了。因为当时私塾这里被烧毁过,之后也一直没有重建。其实之前高杉晋助也想过要修建一下基本上已成废墟的屋子,但他既不想原原本本地恢复原状,又不想改造成别的什么样子,于是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既然坂田银时躲着他,又很有可能回到这里,那就最好不要对这里做什么改变,否则把人吓跑就更找不到了。于是高杉晋助就在松本村另找屋子住了下来。 
 
虽然待在村子里,高杉晋助仍有着自己获取情报的一套系统,整天到处跑反倒没什么意义。有时候他也会去几个那人可能会出现的地方看看,但都没什么收获。大多数时候他都在村子里待着,在家看看书,或者出门看看野花。 
 
人们还是在因为白诅而不停地死,但相比最初的大爆发已经慢了不少。虽然现在的生活很难,但好歹能勉强维持。活着的人总要努力活下去。 
 
又子来找过他,被他赶走的时候哭得不行。他没给鬼兵队留自己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找过来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突然有一天早上,高杉晋助醒来的时候发现,御守被人拿走了。一定是他,高杉晋助心想。他追踪信号一路跟到了江户。本来之前也收到过消息,说是一个叫做“珍宝”的男人自称是坂田银时的兄弟,还跟过去那两个小鬼重组了万事屋,高杉晋助就已经暗自生疑,准备来江户看一眼了。 
 
到江户的时候已近黄昏,天边的云烧得像火一样。 
 
云霞如此艳丽,但转瞬就会消逝。就算是厚重的山岳,也无法永恒矗立。物犹如此,人何言哉?良辰美景留不住,过往去向何人追? 
 
他循着信号赶到航站遗址的时候,一切已尘埃落定。深彻的阴影中是一片狼藉的打斗痕迹,零星散落着一些血迹。那个人坐在台阶的最下边低垂着头,银发散落的阴影下紫黑色的浓密咒纹爬了满脸。 
 
“怎么还搞Cosplay啊,银时。这装扮简直丑到不能看,你就是这么迎接我的么?” 
 
高杉晋助慢慢地走到他跟前,跪下身,一边膝盖插在他的两腿中间。“真是够蠢得啊,这个伤口,是洞爷湖捅的吧?原来你就是这个打算啊,呵,平贺源外的时光机、重组的万事屋、那个拿着洞爷湖突然出现的叫做珍宝的男人……但是,你现在死掉,又于事何补呢?” 
 
“告诉那个‘你’真相,让他去拼命,你再过来找我求包养不就好了?草莓牛奶管够。” 
 
“你对那些死掉的人感到愧疚吗?我知道,愧疚得恨不能去死吧。但你难道不对我感到愧疚吗?你总是对自己残忍,但这难道不是对我残忍?” 
 
“我才不管别人死掉多少,我只想要你。” 
 
我只想要你。 
 
混蛋。 
 
左手的绷带慢慢散落,一个小小的破旧的御守掉了出来。 
 
高杉晋助把它捡了过来,紧紧地攥着。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因为跪的时间太长而踉跄了一下。他把那个破败的身体抱在怀里,突然就笑了。但泪水仍止不住地滑落。 
 
“最终我还是拥有了你,银时。” 
 
他向外走去,银色卷发安静地靠在他胸口。 
 
“跟着你的两个小鬼,大概去跟那个‘你’来了个感人重逢吧。但是那个人不是他们的‘坂田银时’,更不是我的。他们有的只是你,但你现在只是我的。” 
 
“在时间中来来回回寻求改变,成功也好,失败也罢,改变的也都不是我们的时空了。就像我此刻的心情,每一个人的爱与恨,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能当做不曾存在过?” 
 
“但我当然不会去跟小鬼说这个,就让他们失望去吧。我说过,如果我找到了你,绝对要偷偷地关起来。” 
 
“跟我回家吧。你当时不是还嫌私塾的房子太小?反正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 ,怎样都不会挤了吧。实在不行,那就找人再盖,反正我是大少爷,缺什么都不会缺钱嘛。” 
 
“世人求爱,刀口舐蜜,初尝滋味,已近割舌,所得甚小,所失甚大。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那又如何?”他笑容温柔,语调柔和。 
 
浓黑的夜色在他身后一步步绽放。 
 
当年烽火燎燎,如今空度年岁。也曾相约白首,奈何往事如烟、聚散成灰。 
 
那又如何。 
 
 
 
END
 
 
 
HE的原因就是……之后高杉君就重生了子杉!没错!重生了哈哈哈哈……哈…………_(:зゝ∠)_
 
 
 
 
半夜被新投稿提醒吓了一跳,还有没有啊还有没有大家赶紧砸过来呀——管理员2号

评论

热度(21)

  1. 凉-薄荷银高双月活动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叶银高双月活动 转载了此文字